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码: VPN 邮箱 欢迎关注“三峡上海院”微信公众号
首 页 企业概况 辉煌业绩 核心业务 科技质量 资质荣誉 党群天地 领军人物 English
   党建工作

主题实践活动系列报道之九

打好海外项目设计攻坚战


    为响应 “‘三亮、三带头’——党员在行动”主题实践活动的号召,水工设计院党支部开展了“打好海外项目设计攻坚战”专题调研座谈会,邀请了参与过厄瓜多尔TP水电站工程、尼泊尔上马蒂水电站工程、巴基斯坦达拉华输水灌溉工程、乌干达伊辛巴水电站工程等项目设计的党员同志参加,大家纷纷讲述了自己在海外项目中艰辛却又难忘的经历,党员们在困难面前勇挑重担、敢于担当,发挥了先锋模范作用,起到了良好的表率。有些同志远离家人,长期驻守在施工现场,为了工程的顺利进行牺牲了与家人的团聚,但是却成就了一项项伟大工程的诞生;有些同志虽然没有深入到施工现场,但是为了给予现场巨大有效的技术支持,在后方任劳任怨、不辞辛劳地加班加点,保证了项目优质高效的向前推进。
    尼泊尔上马蒂水电站工程项目副经理殷杰同志说:尼泊尔上马蒂水电站项目从2012年底开始施工,由于国外电站地质风险较大,在2013年施工过程中出现了很多困难。海外项目的地质风险主要来自2个方面:1是国外项目的地质条件复杂。本工程区岩石属于尼泊尔西部的次喜马拉雅区昆卡组,归类于变质沉积岩,包括石英岩,千枚岩,页岩,板岩等,地质条件较差。2是当地勘探水平较差,勘探报告往往只具备可研深度,不能很好地发现潜在的地质问题。
    2013年9月5日上午,在首部枢纽沉砂池右侧,引水隧洞进口上游与瀑布之间,发生了山坡滑塌,影响范围为沉砂池和隧洞进水前池,导致沉砂池、进水池和进水口隧洞停工。
    我作为设计代表对现场进行多次查勘,从树林里开辟道路,爬上崩塌体顶部,山顶出现多条裂缝以及坑洞,相当危险,并和地质工程师一起对崩塌体进行地质评估和分析,最后和后方项目组齐心协力,研究了处理方案,并监督现场进行实施。由于开挖后并非是预想的较完整岩石,而是后方存在多条裂隙,整个为砂砾石和大孤石,后来在现场又对原处理方案进行了多次调整。
    到2014年2月27日,边坡开挖处理已经初步完成,目前已经施工了进水口明拱,并开始了进水口的隧洞开挖。
 


 
    作为一名党员,我在施工现场起到了应有的带头作用,在现场不畏艰苦,对现场情况进行了全面的了解,并和后方一起讨论处理方案,在执行过程中,现场情况发生变化时,能够在现场进行及时的调整,保证了工程的顺利进行。
    厄瓜多尔TP水电站工程现场设代的黄天成同志谈到:来到地球另一端的厄瓜多尔,眼前是一个群山环抱、雨林密布的陌生环境:上一秒还烈日当空,下一秒就如川剧“变脸”,暴雨倾泻。进入雨季,人更是像穿行在积雨云中,换洗的衣服晾不干,钱包上也镶上了霉斑。无奈之余,更多时候只能坚持、忍耐。特别是被虫子啃了一口,绝不能抓,不然包会越抓越痒,越抓越大。这时,想想每天散落在床上、桌上、杯子里各种飞虫的尸体,内心也许暂时能找到些平衡。
    相比环境的不适,TP项目本身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首先是复杂的人员组成。仅是中方项目部就包括中水对外(CWE)、我院设计部、外单位借调人员、华侨、留学生、当地农民、工程师、医务人员等等,而项目的业主是厄瓜多尔人,机电设计是俄罗斯人,监理是厄瓜多尔、巴西人。开沟通会时往往能听到中文、西语、英语、葡语、俄语等多种声音在交流、争论,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国际项目。由此引发的地域文化上的差异,使我们的设计报批难度倍增。有时,一个西文翻译的不准确,一个标注、文字说明大小的不合适,都会使我们的发文遭到监理的驳回。面对质疑,我们一方面从自身找原因,不断加深对国外规范的理解,加强西语翻译的校对,规范报批文件的格式,另一方面,主动与监理进行面对面沟通,虚心听取他们的意见,同时有理有据地提出我们的观点。经过不断的改进,我们的图纸与计算报告也逐步获得了监理的认可。在预应力锚索、锚杆的设计中,我们成功地说服监理采用了中国规范。
    其次,TP项目地下工程的地质情况较为复杂,带着手电、地质锤进洞子是经常的事。碰到开挖中遇到大片风化严重的凝灰岩时,需要我和田金波进入探洞、厂房顶部开挖面及厂交洞调查情况,按桩号将凝灰岩的分布记录下来,之后,又随地质分院的王浩、赵之举在探洞中测量岩石的完整度。回想当时在2m多宽的探洞中,只用电筒照明,还要在图纸上记录桩号,周围都是脱落的凝灰岩碎片,的确有些后怕,但通过这样的经历,我也体会到了TP项目的艰苦、危险及地质勘查对地下工程的重要性。
    最后要说的是远离本土所造成的沟通不便与情绪问题。作为现场设代,我们的一大任务是将现场的情况传达给国内。由于时差,我们基本上是晚上与院里沟通,在经历了白天处理各种收、发文,与监理沟通,查看现场等事务后,到了晚上还必须提醒自己要打起精神继续工作,并且思考怎样能把监理及项目部提出的一些意见和要求,尽可能准确地反馈回去,这也是一种考验。经常是过了12点,才听见我们的设代负责人推门回屋,之前多半是联系经理或是家人。说到家人,这种内心的牵挂是视频聊天无法取代的。今年的春节,我、田金波、杨嘉为三个人在TP项目部度过,国内新年到来的时候我们还在年三十的中午,晚上吃了回饺子年就算过了,年初二我们就开始了正常的工作,主要是接收监理的批文。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部门联欢的时候,田金波参加了个节目,和另一个男同事手拉手,当对方是远在国内的妻子,互诉衷肠。虽然场景很搞笑,但老田的情绪是很激动,后来他说自己有些控制不住,毕竟在工地一待已经8个月了,他有个美丽的妻子和可爱的儿子。那一刻,我的脑海里忽然映出他拿着地质锤走在我前头的场景,当时我还纳闷他哪里来的那股劲头,以为他是个只顾工作的人。后来的元宵节,我吃到了可可粉汤圆,感觉很奇妙,莫名地想到了苏轼的《水调歌头》,一下理解了一点“不应有恨”的意味。
 


 

    巴基斯坦达拉华输水灌溉工程现场设代的张惠军同志说:作为巴基斯坦DARAWAT大坝项目组的一员,我曾先后3次到达现场从事设计和设代工作,历时9个多月,经常与业主、施工单位、咨询工程师沟通,对自己的专业知识和外语水平是一个很好的历练,积累了宝贵的经验。驻外生活给我最大的体会就是要尽力克服各种困难,加强自身学习,能够有效及时地与各方交流沟通。
   初次接触国外灌区设计,现成可借鉴的资料很少,只好消化吸收通过多种途径找到的中英文资料,边学习边设计,设计越深入,钻研的范围也越小。通过搜集和熟悉国外规范和专业文献,借鉴原版的英文资料,逐步有意识地养成英文设计思维。枯燥的技术资料很难让人长时间坚持看下来,空闲之余不妨看看英文网站或电影,保持对英文学习的兴趣和信心。跨过这一阶段后,从最开始的借助外人翻译到自己翻译工程技术资料,与外籍咨询和业主的书面口头交流会更顺畅准确和得心应手。
    灌区包括渠道和附属建筑物,建筑物尺寸普遍不大,但类型较多,涵盖了大部分水工建筑物,包括节制闸、分水闸、退水闸、跌水、弃水堰、渡槽、涵桥、箱涵、管涵等。渠道设计主要是选线和推求水位线,附属建筑物设计需要对各种类型的建筑物的方案进行比选,需要完成水力渗流和结构计算等,费时较多。总体上按双方都能接受的美国标准和规范来设计,个别的甚至借鉴了印度的规范和书籍。
设计与咨询的沟通也是一个相互学习的过程,有时为了个别问题争论得面红耳赤,彼此都努力说服对方,由此给我们提供了另一种视角,反过来设计的一些想法也得到他们的认可,反映的概念他们会找我们要资料,努力增进理解。现场设计最繁忙时,印象比较深的是地质咨询工程师来办公室抱怨说,每次来都看到我们埋首电脑和鼠标在工作,很少跟他聊天。
    设代与承包商的沟通也非常重要,EPC合同中设计方首要的任务就是先满足总承包商的需求,而承包商出于逐利或省事的目的,总是倾向于让设计单位从低标准逐步过渡到能满足咨询和业主要求的标准,这样势必增加了设计成本。施工单位主导EPC合同下的设计单位容易出现角色界定不清,权利责任等划分不明,对可能出现的问题预见不足等情况,只有通过多实践多学习来完善,借此大力培养懂技术会管理的人才。


 
 

    厄瓜多尔TP水电站工程现场设代的陆周祺同志说:来到厄瓜多尔TP水电站项目,才短短一个月,已经感觉到这个工程的设代与国内不同,在来厄瓜多尔TP项目设代之前,我也曾经在国内工地上呆过一段时间,那时主要是与院里沟通,解决业主、施工单位对我们图纸的疑问,但是在TP项目这边,我们需要与项目部、监理和院里三方面沟通,协调三方意见,而且与国内存在着13小时的时差,我们收到院里图纸后,白天与项目部、监理沟通,晚上再根据项目部、监理意见与院里商讨,然后才能根据意见进行修改,意见的传递存在着延时性,再加上项目使用的是欧美规范,还存在着熟悉学习的过程,必须与监理反复沟通,了解问题症结所在,一份图纸报告往往还要修改三、四版监理才能批准通过。各个工地现场离项目部也比较远,为了解工地的施工情况,取水口、调压井工地转一圈往往需要半天时间。
    一来到TP项目部就觉得这边虫特别多,一咬就是一个大包,而且正处于雨季,各种虫子都在办公室里乱飞乱爬,再加上有时还会断水,条件相比较国内,算是比较艰苦。与国内亲人的联系,由于时差的关系,只能在周末的时候早晚短短时间联系,十分不方便,这方面还是要感谢他们对我的支持和理解。

    参与尼泊尔上马蒂水电站工程、乌干达伊辛巴水电站工程、厄瓜多尔TP水电站工程的杭旭超同志谈到:在海外项目设计中,最需要跨越的障碍便是语言。设计规范的不同、语言的差异、沟通的不便,使得设计过程相比国内项目更显艰辛,但也更能磨砺锻炼人。从无到有,从畏惧到青睐,从生疏到熟练,无不显示着这条海外设计路的辛酸,但无数个奋战的日日夜夜告诉我们:辛苦是值得的,付出是值得的。我们从项目设计的每个过程学习到了不同于国内项目的设计理念与设计方法,语言障碍也在逐渐变淡,个人能力也在不断提升,这将是一条艰辛但难忘的经历!
    参与乌干达伊辛巴水电站工程的陈伟同志谈到:2013年底,我开始参与海外项目乌干达水电站的坝工设计,设计均需依照美国规范进行。之前从未没有涉及过海外项目,设计起来确实有点棘手,不管是设计思路还是图纸的绘制均与国内项目大为不同,每张图纸都需要进行翻译,工作量较大,审查之后留给我们的修改时间比较紧张。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练,现在已适应海外项目的设计节奏,能积极参与海外项目的设计,认真主动配合主设人、项目经理的设计思路和工作。
    结束语:海外的经历是艰辛的,党员们在这种艰辛和不易面前表达了一种坚强的决心和不屈的意志,他们为了我院的海外事业,在岗位上默默付出、无私奉献,或许这正是一种厚积薄发的积淀和对未来的一种美好憧憬。

发布时间:2014-7-25 0:00:00  
党群天地
   党建工作
   党员风采
   群团建设
   社会责任报告
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
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部
上海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申能(集团)有限公司
中国水利学会河口治理与保护专业委员会
上海市水力发电工程学会
友情链接

地址:上海市逸仙路388号 邮编:200434 总机:021-65427100 传真:021-65420093 E-Mail:sidri@sidri.com
Copyright © 2015 上海勘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  沪ICP备05015486号 技术支持:潍可昕

互联网安全